听家里人说起过老家赵河曾经挖出过飞机,据说飞机是抗战时期的,我查阅了一些资料,飞机是美军飞机牺牲的是美军飞虎队员。

飞机残骸应该是在1996或1995年被挖出来的,这个事情当时很多人都知道。

我觉得我应该写点什么,因为我觉得现在很多人忘记了以前的历史,以前的抗战英雄。

这段历史资料很少,我在想会不会有美国团队来探寻这段历史,或许牺牲飞行员的家人也在寻找,寻找飞行员的遗物之类的东西,当然这都是猜测。

我只想通过这篇文章帮助了解历史的朋友。

飞行员牺牲的地点就在我从小到大生活的村庄,感谢这些国际友人不远万里帮助中国人民抗击日寇,谢谢!

如果我得到了新的资料,我将会及时更新这篇文章,如果大家有关于镇平牺牲飞虎队人员的资料也可以告诉我。我将会汇总更新


资料参考:http://blog.sina.com.cn/s/blog_8751d8810102woo4.html

正文:

  1945年春,日本侵略者发动的“老河口战役”开始,派精锐师团西犯。这时南阳驻扎着中国抗日军队一个师,师长黄樵松(1901-1948,原名黄德全,字道立,号怡墅),固守南阳,坚决抗日,誓与宛城共存亡。

  这对日本侵略者从豫北一带向河口侵犯是一个严重的“障碍”,于是日本侵略军一面绕道行军,向老河口和西峡两路进军,一方面派飞机对南阳狂轰滥炸,企图早日侵占这个重要据点。

   三月上旬一天下午,日本三架飞机又来轰炸南阳,美国帮助抗日的三架战斗机从西安方面前来迎击,双方相遇于潦河和彭营一带上空,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空战,人们看的清清楚楚。在战斗中美国一架飞机受了重伤,架驶员右臂内侧被子弹打成重伤,这时日机东窜,美机三架西返,飞速不快,飞至彭营以西上空时,三架美机凑在一起,受伤者在中间。另两架在南北两侧,好似是想生法救护伤机。这时地面上已有日本侵略军西进。当飞至候集镇谭寨村以东时,两架完好飞机离开伤机西去,受伤飞机飞行困难,到谭寨村西南赵河上空时向下坠落,当飞机战地面约数十丈高时,驾驶员开始跳伞,因离地面太近,加之受伤严重,未来得及张开降落伞时,人已摔在河滩之中,当即身亡,飞机也头朝下坠入河滩,上边只露出翼尖和机尾四、五尺,驾驶员和飞机相距十几米远,其尸首在飞机的西南角,仰面卧地。         

  当时国民党镇平的要员和地方团队均已进入尖顶山躲藏,按王金声的指令,各区、镇长等人不准进驻北山,仍留在各区活动,掌握地方情况,保存实力,并派收粮物,供应山上使用。

  这天下午,禹廷镇(即侯集镇)镇长李某率两名护兵,在侯集街东北角的小东门外观察,对飞机的行止情况看的十分清楚,他们停留的地方距飞机坠落点不到400米,当飞机出事后,李立即前往。并责令两名护兵在几十米外警戒,此时周围除一位拾粪的农民相距一二百米外,别无他人。李一人到驾驶员身边进行搜身,共搜出美造白色电镀左轮手枪一支,子弹27发,金戒指两枚,派克钢笔一支。这几样东西均由李收藏,没有外扬。

  美国驾驶员右臂被子弹穿空受重伤,身穿深草绿色西装军衣,脚穿高筒皮鞋。之后李即一面安排侯集街东门保长杨廷显、西门保长郭基础二人准备柏木棺材,一面立即派人向驻在易营的“镇南指挥部”主任王茂斋报告,再由王茂斋向北山王金声报告。当天晚李某连夜把他最心爱的那支左轮手枪送回三十多的老家埋藏起来,又连夜返回侯集,以便应付飞机失事事宜。

   驻在南阳的美国国际红十字会消息也很灵通。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美国红十字会一辆吉普小车和四个人从南阳赶到现场,禹廷镇(即侯集镇)镇长李某前去招呼,因说话不懂,请禹廷中学英话老师刘易安作翻译,美国人要求说明飞机坠落的情况,他们的英语原话是“How dad the plan see dan?” (原文有误,应为 how did the plane slide down?)意思是‘飞机怎样降落?”由李作了回答。在降落伞上显示驾驶员的军衔是中尉。中午备饭招待红十字会人员。以后将尸首用棺材装好派牛车送往南阳。       

   尸首送走后的第二天上午,组织人扒飞机残骸。飞机上安有机关炮六门,前后左右都有。飞机上被日机打了好几个枪眼。机舱内发现一本三十二开大小的中国分省地图册,内容很详细,赵河、三里河、各镇、遮山以及公路等均有,字很小,但每页地图上面部有一张放大透明纸,隔纸看地图,字迹放大清晰。同时在机舱还发现相当于小手电筒大小的一块磁铁,它的磁性特别大,据收藏者言,在两米远的地方能吸动一斤重左有的铁块,后来他把这决磁铁放在屋内桌上,竟把门板上的铁镣条吸的动起来呈平形。

  这两样东西由当时的镇长李某保存,在日本投降以后,交给了王金声。禹廷镇(即侯集镇)的两个护兵中,有一人和王金声的大儿子王天克关系密切,他把那支左轮枪的情况向五天克作了密报。在五月间,王天克派人下山向李要左轮手枪,并以一文捷克式步枪和一支八音手枪作代价交换,李当时虽然心爱那支手枪,但也不敢隐瞒,只得将枪交给了王天克。  据当时亲历者口述。 

作者系民政局离体干部

丁保福  1992年6月 

欢迎留言